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亲情文章 > 文章 当前位置: 亲情文章 > 文章

2万CC母亲血

时间:2018-05-12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www.183zf.com    作者:北京赛车微信群 - 小 + 大

  40多年前,王洪琼降生在四川省奉节县白帝镇凉水村。4岁那年,父母相继去世,留给她和半岁的弟弟的是一间摇摇欲坠的破茅房。

2万CC母亲血  无依无靠的王洪琼姐弟成了孤儿,生产队只得用公粮把他们供养起来。半年后,在村干部的劝说下,王洪琼不得不将年仅1岁的弟弟送给别人。那一天,当一个外地男人将弟弟接走时,王洪琼跪在地上哭着喊着追了将近2里路……

  王洪琼的命运引起了一位远房亲戚的同情。为了这个苦命的妹子,他开始为她物色对象。然而,问了一家又一家,却没人愿意接纳这位一贫如洗的妹子。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,当王洪琼兴高采烈地跟叔叔来到新城乡堰沟村相亲时,她的眼睛顿时瞪直了。她怎么也没想到,站在她面前的是个矮小、痴呆、说话结巴的男人!

  王洪琼的心在滴血,她想拒绝,但无家可归的现实又迫使她不得不往好处想:这个叫苏兴强的男人虽然显得傻一点,但他家有两间瓦房,住地又离城近,比起自己的流浪生活来,已经是好得不能再好了。几个昼夜的矛盾后,她同意了!不久,这个拥有10口人的大家庭分家,王洪琼与丈夫分得一间破陋的瓦房,一床扯得很烂的棉絮。

  她摊上两个聋哑了的儿子

  1974年正月初三,王洪琼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。王洪琼笑了。她那老实巴交的男人也乐得合不拢嘴。然而笑容尚未消失,忧虑袭上心头:“大人都养活不了,儿子拿什么养活?!”王洪琼躺在用竹片搭成的“床”上,仰望着结满蛛网的房顶,心中一阵酸楚。

  她苦着自己,尽心尽力地疼爱着儿子、丈夫。每次,只要家里分到了点大米、包谷,她总是先满足他俩,而自己则顿顿用青菜对付。儿子一天天长大了,虽不如城里孩子那么健壮,却也活泼可爱。看到这一切。王洪琼感到莫大的慰藉。

  儿子苏龙兵快5岁那年,突然出了麻疹。王洪琼没见过这症状,顿时吓得手忙脚乱。邻居说:“小娃出麻疹很正常,要不了几天就会好的。”

  王洪琼信以为真,照旧出工挣工分。第二天,她正在地里铲土,丈夫突然跌跌撞撞跑来,他说儿子哭着哭着就没声音了!她赶紧回家,一瞧,儿子的嘴唇已经干裂了,满身虚汗淋漓。她知道大事不好,急急忙忙朝医院跑,可伸手往口袋里一摸,身上仅有5角钱。这一点钱,医院怎么会收治儿子呢?王洪琼只得哭着将儿子又背回家,四处找人打听治麻疹的草药“偏方”村里的乡亲终于帮她打听来了偏方,她操起一把镰刀便上了山。她在山上急急忙忙四处寻觅着,突然,她的前脚踩空,连人带筐滚下100多米深的山沟里。也许是上天可怜,她居然还活着,只是头破了、手伤了。她捂着头,再次往上艰难地爬去……

  回到家里,她撕了一条破布头将头包好,赶紧给儿子熬药。一天天过去,儿子喝了药后依然哭不出声,王洪琼狠了狠心:借钱也要送儿子去医院!她找邻居,求公婆,可那时的乡民谁有钱借给她呢?急疯了的王洪琼不得已只好跑到信用杜请求贷款。可信用社只能给集体贷生产性用款,私人贷款根本不可能!王洪琼长跪不起一个劲磕头,鲜血都磕出来了。信用社干部见状含泪扶起她,破天荒贷给她200元。200元在医院里像流水一样很快花光了,眼见医院要停药,王洪琼急得在病房外嚎啕大哭,再找信用社已不可能,怎么办呀!

  就在她无计可施的时候,有位好心人替她出了个弄钱的法子。卖血!王洪琼战战兢兢地用300CC血浆换来了30元钱,一个星期后,她又换了名字卖了一次血。靠着这卖血换来的60元钱。儿子又开始了新的治疗。可是医生最终还是告诉她:因为耽误的时间过长,儿子哑了!王洪琼当时昏了过去,醒来后,她默默地背着儿子回了家。儿子残废了,身体虚得厉害,王洪琼用赎罪的心理调养着他。好像是找到了一条“赚钱”的捷径,她一次次偷偷地跑到县人民医院去卖血。用这些钱为儿子买来鸡蛋、大米;而她自己和丈夫天天在灶头吃的是青菜、红薯、洋芋。儿子的身体渐渐好了起来,王洪琼的身体却越来越差,几次晕倒在田间、屋内。王洪琼知道靠不住丈夫,依然用瘦小的身躯支撑着这个贫穷的家。

  1982年12月30日,王洪琼又生了个小儿子苏剑。小儿子聪明伶俐,王洪琼把整个身心都倾注到了他身上,寄希望于他能拯救这个贫穷的家。

  11个月后,小儿子发起高烧来。无钱的王洪琼以为不会出什么大问题,于是去买了几片阿司匹林。她相信命运应该从此开眼了。然而她大错特错了。两天后,儿子的烧不但不退,嗓子却喊不出声了!有了一次教训的王洪琼心一下子沉了下来。她慌忙再次到信用社贷了300元,又偷偷跑去医院卖了300CC血。小儿子被赶紧送进了县医院。医生告诉她:“你儿子连续一周40度,很可能会成哑巴!”

  王洪琼一听脸都吓白了,她瘫跪在医生面前说:“医生,医生,求求你,我的大儿子已经哑了,您千万救救我的小儿子呀!”王洪琼急疯了,她在这段时间里几乎一个月卖一次血。儿子被烧得张大着嘴手舞足蹈,没有杯子、汤匙,她用嘴巴给儿子喂开水服药……这一切努力都无法挽回儿子的健康,她的小儿子又哑了!王洪琼垮了,她决定去死。她用卖血的钱买回了一瓶农药,给儿子买回了最好吃的东西,她要最后尽一次母亲的义务。回到家,当两个不懂事的哑巴儿子抢着吃糖果、糕点的时候,她的心在滴血。“儿啊,妈对不起你们!”她在村外山上转了一圈又一圈,当她折回准备再看一眼儿子、丈夫时,寻死的勇气一下子没了。憨乎乎的丈夫缩在灶门前,两个残废的儿子在床上无声地玩耍。“我死了,他们怎么活下去啊?"

  这20000CC母亲血啊

  1993年9月,到县城卖菜的王洪琼听说县里办了一所聋哑学校,不觉心里一动:何不将11岁的小儿子送来读几年书?尽管当时她还有100多元的欠债,但她还是决定给小儿子一个念书的机会。

  “村里有的健康儿童也未读书,你让哑巴儿子读书不是自己增添负担?”村里很多人都劝她,但王洪琼有她的想法:儿子哑了,可只有让他读书将来才能有出息,才能在社会立足,没钱,我再去卖血!大儿子智力太差,年龄也大了,只能把小儿子苏剑带到奉节县聋哑学校。当听说学生必须每个月缴30元生活费时,她吃了一惊!

  一贫如洗的王洪琼迟疑了一会,最后咬了咬牙说:“老师,下午我就把生活费交来。”半个小时后,她来到医院门口,可她转了一圈又一圈,迟迟疑疑不敢进去。她到这里来的次数太多了,医生早已熟悉了她,按规定,献血至少要隔3个月,可她前一月刚到这里献过一回血。果然,当她进去后,医生认出了她:“您不要命了!”不能怪医生,无论是从医院的制度还是从职业道德来讲,他都不能同意。

  王洪琼又一膝跪下了:“我儿子是个哑巴,今天我送他来城里聋哑学校读书,他听到读书欢天喜地,可人家要交钱,我不能让我的哑儿子失望呀!”医生感动得又摇头又叹息,一挥手,又给她抽了300CCo王洪琼捧着80元钱(此时已由30元涨至80元),40年来从未如此高兴过,尽管眼冒金星,可她还是在大街头上为儿子买回了学习用品和洗漱用品,而后又到学校交了生活费。苏剑看到新书包,欢天喜地一把抢过,他哪里知道,这是他妈妈用鲜血换来的呀!

  此后,为了解决小儿子每月30元的生活费王洪琼每隔2至3个月,便要悄悄地到医院去卖一次血。1994年3月,王洪琼为了给苏剑凑齐下学期的学费连续两次到医院卖血。由于卖血过频,加上严重的营养不良,一天,正在灶前煮猪食的她突然发生休克昏倒在地,她的右脚不知不觉伸进了灶洞。王洪琼彻底失去了知觉。火热的红炭掉下来,烫焦了她的腿,她却浑然不知,半个小时后,外出干活的大儿子收工回家发现了她,赶紧拿出吃奶的力气将费伤了右脚的母亲抱到床上,跪在母亲的床前咿咿呀呀地大声哭泣唤着母亲。

  苏剑被乡亲们唤了回来,当乡亲们在路上用手语告诉他,你母亲为了让你读书,已经连续卖了10多次血,12岁的苏剑张大着嘴,泪水像小河一样流了一脸,他疯了一样向家里跑去……苏剑一步一磕头地移到母亲床前,用稚嫩的双手拼命比划着:“妈妈,妈妈,我不念书了,我再不念书了,你的血会抽光的呀!”王洪琼怎能不让儿子念书呢?

  可小苏剑却从此像变了一个人。他一回家,便像个大人似地抢着帮妈妈干活,在学校里,就是课间休息,也抱着课本啃读。他的智力很一般,可为了报答母亲,小苏剑竭尽全力地拼命读书。1994年下半学期的全省统考中,苏剑的语文考了96分,数学考了97分,位于全市的前列。那天一放学,他便捧着试卷小鸟一样地向家里飞去。他撞开大门,“扑”地一声跪到了母亲面前。王洪琼被小儿子吓了一大跳,等她看到儿子双手捧过头顶的试卷时,喜极而泣,把儿子抱得好紧好紧!小苏剑用勤奋、用优秀成绩宽慰着母亲,王洪琼从此有了笑容。17年间,她共卖了约2万CC鲜血,照此数字算她身上的血约被抽光了5次,她的笑来得太迟了!

  从此后请把鲜血留给自己

  王洪琼靠卖血养家及送子求学的境遇是当地一段令人心酸的美谈,她的纯朴的乡邻从来不吝于向她伸出援助之手。尽管他们同样过着贫困的生活,但他们总是用几块钱、几个鸡蛋资助着这困难的一家!

  1994年教师节,奉节县石油公司的领导到聋哑学校慰问教师,当听到王洪琼卖血送子求学的事情后,他们流下了热泪,当即捐出了一笔钱。王洪琼卖血送子求学的经历也通过新闻媒介披露出来。四川省化学工业厅领导、职工为奉节县聋哑学校捐赠了大批衣服,而给苏剑及家人整整送了20件半新衣裤,足够苏剑及其家人穿上3年!

  重庆银渝贸易公司一员工三次打来电话,要把苏剑接到重庆聋哑学样读书,与此同时,该公司10余名青年愿为他提供经济资助。

  一个没有署名的贫困山区的贫困户,居然也寄来了50元钱。他在信中说:“我们都很穷,但你的命比我们更苦。这点钱你一定收下!”收下吧,走过了17年漫漫卖血路的母亲!从此请把你自己的鲜血都留给自己。

文/ 袁鸢
来源/ http://book.sina.com.cn/books/2006-05-11/1802200532.shtml

上一篇:时光慢些吧,不要再让他老去

下一篇: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!

推荐阅读
北京赛车pk10  |   北京赛车微信群  |  北京赛车信誉群  |  赛车微信群  |  
Copyright © 2018 北京赛车微信群 版权所有,授权www.183zf.com使用 北京赛车微信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