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伤感文章 > 文章 当前位置: 伤感文章 > 文章

淡薄的记忆

时间:2018-04-13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www.183zf.com    作者:北京赛车微信群 - 小 + 大

  阿妹在我的记忆中虽不清晰,却又难以抹去。

  阿妹在我的情感世界里是一朵含苞欲放的玫瑰。

  一九七一年秋天因连续的阴雨,从铜川通往延安的交通被阻断了。我和几个同学被困在铜川长途汽车站。篮球场大的候车厅里挤满了等待购票的人。

  整整一天没有听到任何放行的消息。长时间的等待,心里没着没落的,非常痛苦。睏了的旅客趴在行李上呼呼大睡;累了的人背靠背相互支撑低头不语;等烦了的人则四处打探情况,哪怕是不靠谱的假消息心里也会有点安慰。

  无奈的等待,等待的无奈,就是那时的一切。

  夜幕降临,昏暗的灯光开启。默默的等待中,旁边的一位女生,转过身子看了看我,问道:

  “你是北京知青吗?在哪插队?”。

  一句简单的问话,瞬间就打破了死寂的氛围。

  “是的。我在宜君插队。你呢?”

  “我在黄陵双龙”

  “你们几个人呀?”

  “你看,那两个我们是一块的。”

  “我们也是三人。”

  虽然我们是萍水相逢,但并不陌生。因为都是北京知青。

  聊天中得知她们三个女生一个叫美丽、一个叫阿妹、另一个叫小红。阿妹和小红插队在黄陵县双龙公社,是北京酒仙桥中学的学生。美丽在延安插队。她们是从北京返回时,路上结识的。据阿妹说她老家是上海的,父母在电子行业做军代表。后来,跟随父母来到北京。

  窗外的雨停了。月亮爬了出来。我们就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,聊着各自插队的故事

  在插队学生中当赤脚医生的并不多。阿妹说:“你讲点做赤脚医生的事,怎么样?”当时我真的不知道从哪里讲起,好像也没有什么可讲的。

  阿妹见我没什么反应,便直接问了起来。

  “你在村里的医疗站都给谁看病呀?”

  “村里看病简单,主要就两块,一块是村里的乡亲们,有个头疼脑热、腰疼腿疼的来看看;再有就是队里的猪、羊、牛那些牲畜。和人一样有拉肚子的、也有发烧的。”

  “给牲畜看病怎么看?多脏呀!”

  “牲畜一病,你不知道老乡有多着急。给牲畜看病和人差不多,也得用听诊器听听肺部,量量体温。测体温不像人测体温那样,胳肢窝夹住体温表那么方便。都是‘肛测’特别是拉稀的猪,那也得测啊。”

  阿妹听我讲在村里医疗站给村民看病和扎针的事情时,特别专注。有时我们俩的目光碰到一起,她总是微微一笑。

  阿妹中等身材,“V”型脸庞上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像闪亮的黑玉。嘴角线条微微向上,牙齿洁白如玉。在高鼻梁的衬托下,显得是那么的清纯、那么的秀美。

  每当她把目光投过来,就像一股暖流。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“来电”吧。

  阿妹站了起来,略微整理了下上衣,准备到门外去买点东西。

  一米六几的身高,体态轻盈,凹凸有致,怎么看都好看。我目送着她走出候车大厅。

  我们几个人继续天南地北的聊天。

  时间不长,阿妹拿着一些水果回来了。她微笑着朝我走来。来到我的面前,落落大方的递给我一串紫红色的葡萄。

  “这葡萄酸甜的,吃吧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

  阿妹坐在我旁边,一边吃葡萄,一边瞅着我。不时的说说她的开心事,脸上洋溢着甜美的笑容。其他几个人看到阿妹和我那么亲近。也没有与大家分享的意思。他们好像看出了什么,便悄悄的躲开了。

  ……

  售票窗口终于打开了。我们买到了第二天早上六点的车票。

  铜川汽车站的这次偶遇,让我认识了一位美丽的姑娘。在寂寞中她带给我心中的快乐

  第二天清晨,临上车时阿妹写下了她插队的地址,用手轻轻地递给我。腼腆的微微一笑,转身蹬上开往店头的长途汽车。

  挥挥手,再见了!

  车驶出了汽车站,不久便消失在大山之中。

  阿妹是个有心的人,在我们聊天中她已经把我的详细地址记住了。

  回队不久,便接到她的来信,问我能不能帮她买一些核桃。

  我答应了她,并做了精心准备。

  我们队里虽有核桃但不算好。离我那儿四五十公里外的棋盘公社的核桃在当地算是上乘。事情也巧,房东的儿子在棋盘公社当老师,便拜托他帮忙弄了几十斤核桃。

  一天傍晚,阿妹从近百里之外的双龙公社来到我们队。当她真的出现在我面前时,还是有些异样的感觉

  那天是小红陪着她一起来的。阿妹干净利落,人本来长得就漂亮,头上又带了一个发卡更显得时尚。队里的其他同学不知我们之间的故事。看看这位漂亮的姑娘,再看看我。想问又不便问。

  阿妹的到来,让我也不知怎么招待才好。说是“女朋友”吗,谈不上;说“不是”吗,又有点意思。阿妹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,干脆装糊涂吧。

  ……。

  一个月后,阿妹来信了,邀请我和她一起回北京。那会儿,是讲究家庭成分的年代。人家根红苗正,自己出身于旧知识分子家庭。知识分子在当时属于黑五类,是被改造的对象。就是看上人家也不敢,“有心没胆”。

  同时也担心,就是她愿意,她的父母那关也过不去。想来想去还是找了个理由婉言拒绝了。

  信发出后,久久没有阿妹的回信。我想阿妹一定非常生气,可能还怀疑我不懂爱情

  大家都是聪明人,从此我们不再联系了。

  一九八五年因病住院,同病房的一位老先生告诉我,他的女婿也是北京知青。一天他的女婿来探视,老先生把我介绍给他。交谈中得知他也在黄陵双龙公社插队。于是我就问他“认识阿妹吗?”

  他的回答让我意想不到。“我们是一个队的”。

  “她分配到什么地方了?”

  他没有直接回答我。

  反问我:“你们也认识?”

  老先生的女婿根本就想不到,我和阿妹之间有那么一段故事。我也不想多说。

  便脱口而出:“在北京上学时我们就认识。”

  随后,他说了一句让我震惊乃至今日也不敢相信的话:

  “她犯事,被判刑了。”

  他轻描淡写的一句“被判刑了”的话,顿时让我无语了。

  “怎么会呢?”

  至于因何事被判刑入狱,他并没说。我也不想听了。

  在我和阿妹的接触中,她是一位明事理、思路清晰,不会胡来的好姑娘。

  这个消息是真是假,对我来说可能是个永远无法解开的谜。

  我坚信,这么严重的事情,任何人都不会乱说的。

  四十年过去了,她的摸样在我的脑海里渐渐地模糊了。

  四十年过去了,我心中永远保留着对阿妹那一丝淡薄而美好的记忆。

  我相信,老先生的女婿不会无中生有。

  我相信,阿妹的“犯事”一定另有原因。

  我对阿妹的记忆,还是那串葡萄,那袋核桃,那天候车时的轻声细语。

上一篇:心事

下一篇:人生,就是一场修行

推荐阅读
北京赛车pk10  |   北京赛车微信群  |  北京赛车信誉群  |  赛车微信群  |  
Copyright © 2018 北京赛车微信群 版权所有,授权www.183zf.com使用 北京赛车微信群